没有超能力,还要不要做英雄?

没有超能力,还要不要做英雄?
我想讲一个真实的经历,是一件小事:
有一天我跟先生回家,从过道路过一户人家;即使隔着厚墙和防盗门,里面女生的哭声撕心裂肺,间隙还能听到桌椅碰撞的声音,我们两驻足了一会儿,女生的尖叫声越来越大,我开始有点害怕,想着别管闲事拉着先生就想冲回家门。
我的第一想法是:我现在有家庭,我不能让我的家人参与任何危险的事情。

一向沉默寡言的先生,拉住我:这种时候,不能走。

于是,他敲门,大声问是否需要帮助。

我心一横,想说要被揍的话就一起吧,我鼓起勇气和先生一起敲门,直到把里面的人逼出来,确定不是什么电视剧里的绑架女生假装情侣之类的事情,劝了一会儿,两人没事了,并对我们表示歉意和感谢。

其实那一天我还是很后怕,万一冲出来的是恶汉,我管不了别人死活,我唯一在乎的是不要伤到我和先生。但那天先生回家后,气定神闲,像往常一样拿出IPAD看电视剧。

这对我带来的冲击有两个:

生活中遇到这样的事情,该不该主动出手?

先生简直帅呆了!

这样的事情并非每天能遇到(最好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儿),但类似的小事简直不胜枚举:当我们等公交车的时候,总有人非要先上车才让别人下;总有人非要从最后一排杀向第一个;久而久之,高等教育对我们的素质约束被人类天生的荒蛮野性占领,年轻人爱插队的不占少数。

又比如,之前爆出来的校园暴力和各种性侵案,这个世界上奇葩和变态永远超出我们的认知范围,事实上有那么多人有胆儿拍和闲工夫上传,能留下来替受害人壮胆,给TA们一点支持和帮助的人却很少。

常常听到的理由是:

我也知道排队快啊,可是别人都这样啊,我还遵守的话,不是让别人占便宜吗?

我也想帮啊,可是我打不过啊,算了算了。Blabla……愿意找的话,理由可以有千万种。

更多的时候,我想是我们自己都意想不到的本性在支配我们远离各种trouble,该不该出手,这件事我也不想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宣扬什么,交给大家各自消化。

我想说的是,英雄不一定是在乱世中撑起倒塌的大厦,救起美女的人;

TA可以是从不乱扔垃圾,乱吐痰的人,如果这样的英雄多了,环卫工人也许能早一点下班;

TA可以是耐心接过路边递过来的传单,形色匆匆的办公室女郎,如果这样的英雄多了,也许兼职的孩子就不用在街上站到日落;

TA可以是在工作中尽量多对别人微笑的人,如果这样的英雄多了,也许能让照亮彼此的一整天,疲惫的8小时变得略轻松美好。

有时候我们会把从工作中带来的怒气,转嫁给身边的朋友和家人,他们的这一天也许又会被我们传染,转嫁负能量给他们的工作,朋友或者家人身边;慢慢的,个人的怨气累积成某一个人对社会的怨气。

这个社会上的任何邪恶和怨恨,都不是凭空产生的,一定有各种有意或者无意的土壤才能孕育生长。道德和法律是人类智慧和规则对更好生活的维护,但从人性的特点来说,在自己利益得不到维护的时候,道德很容易被束之高阁,并且显得虚伪没底气。

既然我们没有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小身板和勇气,为什么不能在生活当中,做一个快乐和善意循环中的小人物,给予我们生活的环境一点积极的影响。

这不是做善事,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个快乐循环中的最终受益者。

4 条评论

发表一个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