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如何,说再见

×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一直保持!

扫码支持
请土豪扫码随意打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有你的支持,我们会一直坚持

Pay Me

该如何 对你不想失去的人说再见。

生命中一定存在过像空气一样让你依赖 让你习惯的人吧。一定 有的吧。
习惯到 她对你来说就像太阳,像月亮,像窗台那株每天浇水的花,像门口那棵伴你长大的树。熟悉的已经快要忽略「存在」的意义了。

谁能想到有天竟会失去呢。
谁能,想到呢。

八岁那年冬天,放学回家发现刚出生不久的一只小狗冻僵了。早晨上学的时候它还晃着小尾巴跟在我身后跳来跳去,而现在无论我怎么叫,它都不肯睁开眼看看我。我把它揣在怀里用暖和的被子裹起来,不停地望着它,想着,等它觉得暖了,自然就会欢腾起来了。
最终,还是没能等到它醒来。

那时我开始明白,有些东西一旦走了,就不会回来了。

十二岁,我在一所寄宿制的私立中学念初一,上课时突然被老师叫去办公室,看到了站在那里等候的姐姐,她是来给我请假的。我惊讶极了。班主任在递给我假条时一脸抱歉地说:“你的奶奶病危了,和你姐姐去看看吧。”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脑袋嗡的一声 什么都听不见了 什么也都看不见了。拿给教导主任签字的时候我一直咬着嘴唇,他问起请假原因,我试图张开嘴巴,却无法发出声音。我怕话一旦说出口,一切就变成真的了。我不停地告诉自己,他们都搞错了,一定搞错了,一个月以前奶奶还蹒跚着步子给我送她偷偷攒起来的好吃的,怎么可能呢,这怎么可能呢。
他在问第二遍的时候我突然哭了。我一边用校服的袖子使劲抹眼睛,一边哽咽地说:“奶…奶奶…病…病危…我的…奶…奶…病危了。”

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再想起,那时的情景仍然清晰。记得病房里围了很多人,奶奶的意识模糊,不再认识人,喝水要靠吮吸沾水的棉签,嘴里念念叨叨地说着什么,像是在经历可怕的梦魇。我握着她的手轻声叫她,她的眼睛突然变亮了,看着我,叫起我的名字。大人们都在说:“还是孙女亲,老太太终于认识人了。”她望着我喃喃地说:“我们家宝贝最好看了,最好看了。你要好好学习,要好好学习,听到了么。”我不知该说什么,只是咬着嘴唇使劲点头。
她变得好瘦,好像一张发皱的纸。小时候她总是拉着我的手穿过街道和人群,大一点了,就换成了我扶着她慢慢走。现在她的手已经没办法再握紧我了,连我想要用力扶,都扶不住了。我感到无措,怎么会呢,那可是我硬朗的奶奶啊。

终是没能见成最后一面。

家人担心我受到影响,一直瞒着我。直到我问起,母亲才说 走了。说是撤了呼吸机,走得安详。
唉。
记得那时我用的是高中部教学楼里的IC卡电话,听到的时候整个人抱着话筒缩成一团,外面阳光那么大,可却觉得冷,整个人不停地抖。

谁能想到,一别,竟是一辈子。

电影《唐山大地震》里,李元妮在失去女儿以后瘫在那里喃喃地说:“没了,才知道啥叫没了。“这一幕让我嚎啕大哭。是啊,没了,才知道什么叫没了。

也曾想,若有机会再见最后一面,怎样告别才会不遗憾。对于不想失去的人,怎样告别,才会不遗憾呢。
遗憾是不会消逝的吧。毕竟那样真真切切地存在过啊。
好像能做的只有在那个人离开以后仍然过得像她在时一样好,甚至比过去还要好。想着她在遥远的地方惦记着你,过得好,也就能让她放心了。

只是好遗憾,你为什么 不等我长大。

发表一个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