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f4954672111b55061b2ea9ee927d640

原谅我只能这样笨拙的爱着你

×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一直保持!

扫码支持
请土豪扫码随意打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有你的支持,我们会一直坚持

Pay Me

这辈子,我做过的最好一件事就是喜欢你;这辈子我做过的最糟糕的一件事也是喜欢你。
(一)
我又梦到了下雨的乌镇。
梦里下着雨的乌镇,有人穿着透明的雨衣,有人撑着伞,有人什么都没有拿空手小步奔跑。坑坑洼洼的石板小路积起了小水坑,小步跑过的时候水花溅了起来,脚下的鞋也湿了。渐渐地小巷开始变得拥挤,你的伞挨着他的伞,他的伞擦过她的伞。抬头望去都是伞,偶尔几个人头在伞中晃动,有人悠闲漫步,有人步履匆匆。
梦里的黎森没有撑伞,穿着深红色的格子衬衫,深色牛仔裤,脚下那双白色的球鞋布满污渍。他就站在巷子的尽头回过来看着我,朝我招手。我使劲的想要睁开眼睛看清楚他,可是雨好像越下越大了,乌镇开始起雾了,越是拼命想要看清却越是看不清。黎森最后对我说了什么,我没听见。我只知道他一定是跟我讲话了,一定是讲了什么。
我忘记这是第几次做这样的梦了,好像每到下雨天我都会做这样的梦,关于乌镇,关于黎森,关于曾经那个未完待续的故事。我不清楚现在的我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去梦见那些曾经。事实上,我和黎森去乌镇的那个夏天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严格来说可以说是已经开始泛黄的往事了,就像现在的我们看很久以前的老照片的那种感觉,像是恍如隔世。

这个夏天的天气比起以往更加的阴晴不定。明明早晨起来还晴朗的天,到下午就开始劈哩啪啦下起了雨。窗边的大树开始迎着风雨疯狂的摆动,像失去了自导能力的傀儡。有人说在雨天的时候,总会让人想起很多悲伤的过往,尘封的回忆,像是被雨水一一洗刷出来,清晰的浮现在眼前。我想起去年夏天的雨季,云层厚厚的堆积在天空,雨始终没有来,一直从白天,到入夜。凌晨时分,雨终于下了起来,还伴随这雷鸣。那天我记得我刚整理完房间,还洗了窗帘。夜里,在雨下之前还跑去阳台把窗帘通通收进来,搁在沙发上,还没完全干的窗帘就像是做错事情的孩子,耷拉着脑袋坐在沙发上思过。那时我忍不住给黎森打电话,我说我家的窗帘真像你。黎森在电话那头愣了好几秒,不自然的咳了几声,然后哑着嗓子问我:“你大半夜的不睡觉给我打电话就为了说这个?”我握着手机,坐在沙发上,没有开灯,另一只手轻抚着手边的窗帘,突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这样安静下来的时候想了想,觉得自己太过于矫情了,打电话之前还完全没有想过,在这个时间点给别人打电话是不是太欠缺考虑了。
“你还在听吗?”电话那头的黎森又说了一句。显然是没有等到我的回答,以为我已经睡着了或者是觉得我根本就没有在听电话。
在没有开灯,连我自己也看不清自己了夜里,我握着电话,默默的叹了口气,对着电话说了声晚安,还没等黎森说话,就按了结束通话。
那夜的雨下了整整一夜,直到早上六点才渐渐停歇。整夜没睡的眼睛开始干涩,像干旱的沙漠,仿佛有金鱼渴死在我的眼睛里,硬生生的觉得疼。

“你悲伤起来的时候,还真的恨不得全世界都为你哭。”黎森曾经这么鄙夷的对我说过这样的话。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当时他脸上的表情是怎样的了,但他讲这句话的口气我到是还记得,我想以后,不管多久我也不可能忘记。他的口气,是鄙夷,是不屑以及带着我不能理解的无奈。
我不知道那年夏天的乌镇,我们到底去对了没有,或许原本我们就不该去。每个人心目中那个向往,只出现在梦里的地方,曾经在梦境里想象了千百万次,它的梦好,它的梦幻,它的纯真。直到有一天,当你真的,真实的,真切的踏入那片梦寐以久的土地,你发现所有一切靠想象的梦境开始尘埃落定,心中的期待会变成或多或少的落寞和失望。这种矛盾的感觉,就像我对黎森的感觉。我曾经想象我们在一起之后的很多美好,可是当有一天,黎森站在我的面前说,我们在一起吧。那个时候,我发现,本该喜悦的心情全然被惊讶,不知所措取代。在愣了许久之后,张了张嘴巴,发现自己讲不出话来,更贴切的应该是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打破这尴尬的情景。
后来一切本该在乌镇开始的故事在那个尴尬的飘雨的午后伴随着那场雨的结束而结束,而从乌镇回来之后,我和黎森各自忙各自的事情,谁也没再提那天的“我们在一起吧”这件事。仿佛这句话只是我梦里梦到的,事实根本就不存在的。像是有些事情,你既然选择了不再提起,那我也只好装傻到底了来作为故事的结束,现在想起来,大抵是遗憾的。

从乌镇回来之后,我和黎森其实还是有联系了,虽然不再像以前那般频繁,但还是有联系的,我们并没有老死不相往来。我后来想,我和黎森的关系,真的怎么样都到达不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关系”。听别人说,两个人只有曾经爱到极致,爱得深切,最后才有可能变成“老死不相来往的关系”。而我和黎森,我和他,好像怎么样都到达不了这样的关系,我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遗憾。如果这辈子每个人只能有一次爱得轰轰烈烈的机会,我其实真的并不介意那个人是黎森,只是我想,我不会告诉他,现在不会,以后也可能不会。

(二)
大一认识黎森的时候,我剪了短发,极短,像小男生。第一次见面,黎森便小声的问我朋友说,那个女生把头发剪那么多是因为她喜欢的是女生?那天朋友听了他的疑问都笑得合不拢嘴。都直说,你怎么不猜她是因为失恋了?需要断发断情。当时黎森也笑了,回头看了我好几眼,似笑非笑的说,她看着也不像是失恋的啊,谁失恋了会笑得跟疯子似的,好像这辈子就没有哭过。
当然了,这些小情节都是后来朋友转述给我听的。我知道的时候已经跟黎森混得很熟了,几乎是每场朋友之间的饭局我和黎森都会到场,从不缺席。
我后来有一次告诉黎森,大一剪短发,真的是我失恋了。黎森一脸错愕,然后大声嚷嚷着说我不信。我一巴掌朝他扫了过去,大骂他没良心。我之后一直在想,像我这种失恋都可以笑得那么开怀的人,是不是打从一开始就拥有不会被别人怜惜被别人同情的强悍体质。我把这个想法告诉黎森的时候,黎森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你有没有想过,在爱情里你这样的人是最笨的吗?明明就该难过的,还要假装开心,假装坚强给别人看。重点是谁会愿意,谁又会有那个时间看你伪装?更不会有人多事的去卸掉你的伪装面具!所以说你傻你还不信!”
我那天好像并没有反驳黎森,因为忽然觉得他说的全部都对,我找不到任何言语来反驳,好像语言也在他的面前变得无力。

在之后跟黎森渐渐熟悉起来的日子,我好像变得有些疯狂。以前不敢做的事情,或者说不敢自己一个人做的事情在认识了黎深之后都跟他一一做了。
大一的暑假,我瞒着家里人和黎森去了趟芷江。那真的可以算是我第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我几乎什么都没有带,背着背包就跟黎森上了高铁,当时就我们两个人。高铁是早上六点多的,我从家里匆忙的赶到高铁站,远远的就从人群里看见黎森也只是背着一个背包,靠在候车厅大门的柱子上,他就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眼睛似乎是失去了焦距。我还记得他那天穿的是红色的格子衬衫,里面是白色的背心,下身是牛仔九分裤,脚下是白色的阿迪达斯,我记得那双阿迪达斯还是暑假前我陪他去买的。他总说他之前的那双球鞋已经脏到连他自己也快要不认识了,但是却一直迟迟没有去买新的鞋子。我后来听他身边的朋友说,那双脏了的球鞋是他的前任送他的,他一直不舍得换掉。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也曾嘲笑他太长情,不就一双前任送的鞋吗,至于那么矫情的舍不得扔掉吗!那样子的黎森看起来真的不像我认识的那个黎森,在我的印象了,他真的不适合当一个长情的人,毕竟,在第一次认识他的时候,他的吊儿郎当,他的不把所有的事情放在眼里的形象已经在我的脑海里根深蒂固了。所以说,长情的黎森,在很多时候都让我觉得无所适从。

那天,当我穿过人群走向黎森的时候,他仿佛失去焦距的眼睛突然朝我这边转了过来,很是突兀。明明我走近他之前,他根本就没有看到我。在接触到我错愕的表情之后,他却突然笑了起来,露出他洁白的牙齿,笑得跟得到糖果的小孩一样的开心,又望了望我背着的仅有的一个背包,说:“你还真的敢来啊!我以为我会被放鸽子的。”我嗤了一声,一脸不屑:“我干嘛不敢来,像这样说走就走的旅行我期待很久了,你不懂!”黎森看了我一眼,挑了挑眉:“你就不怕我把你卖了?你要知道,就我们两个人。”
“卖了更好,我可以帮着数钱!我其实一直想知道我可以卖多少钱!”我笑着把背上的背包甩给还在笑的黎森,然后头也不回的越过他,一边朝已经人头济济的队伍走去,一边大喊着“再不来排队,等到天黑都进不去好不好!”我说完,脚步蹲了一下,察觉黎森跟上来了,才奋力朝人群挤去。

待我和黎森坐上高铁的时候已经将近七点了。透过窗,我也才发现,阳光开始从厚厚的云层里探出头来,渐渐地把云染成了金黄色。而此时,我身边的黎森却静静地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紧抿着嘴唇。我这时才发现我的背包还在他手里,此刻正被他抱在胸前,而他自己的背包居然还没有从背上拿下来,就那样背着靠在椅背上。
这样睡觉真的不会不舒服吗?我在心里默默的想着,抬手刚想把他身后的背包拿下来的时候,黎森却睁开了眼睛。
“你想干嘛?玩偷袭?”黎森睁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你有被害妄想症吧!”被他那样看着,我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声音不禁也大了起来。然后一把扯过被他抱在胸前的背包,说:“我的背包我自己拿,你的,你也自己拿!”说完转过身背对着他,也不管他是什么表情。
“女生真是奇怪,翻脸能翻得这么莫名其妙!明明刚刚就是自己把背包甩给我的,现在,怪我咯?”身后的黎森还在小声嘀咕。我听见了,也假装没有听见,背对着他却不禁笑了起来。
心跳也在那个时候不受控制的快速跳动了起来,当时的我,真的还不能明白,被他看着那样的不好意思,因为他心跳快速而猛烈的这些事情,它们的名字原来都叫喜欢。

我一直以为喜欢一个人是飘渺而又虚幻的,直到认识黎深,我明白喜欢它是一种很真实的存在,就在心里的每一个角落,一碰触,它就在那里,随着时间一天天的前进,它也开始一天天的在积累和沉淀,越来越多,越来越满,就要从心口溢出来了。
是该把这样的喜欢说出口,还是仍它在心间芬芳却无人知晓呢?

待续…

发表一个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