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在左,生活在右

×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一直保持!

扫码支持
请土豪扫码随意打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有你的支持,我们会一直坚持

Pay Me

很多年后的今天,我仍然虔诚地相信,这个世界上总是存在着纯粹而美好的爱情,它会穿过夏天的雷雨和冬天的风雪,穿过浩瀚的星辰和渺茫的人海,穿过乡间的山峦溪流和城市的钢筋水泥,走过来,拥抱你,拥抱我。然而,我却不再对爱情有任何的期许,我变得清醒而又冷静,我明白,生活比想象中更加残酷与生硬,它可以轻易地冷却爱情的温度、湮没所有的温存。“有情饮水饱”终究是一场不切实际的美梦。

高山,我还记得,和你分手的那个下午,天空中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哀怨又缠绵,细雨氤氲了整片窗子,而我竟然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掉。我望着窗外的夕阳在迷蒙烟雨中缓慢西落,洒下的余晖被沉重的阴霾侵蚀吞没,即便内心被回忆不断撕扯,细微的阵痛凛冽地袭来,却不再痛不可支,也不再歇斯底里。当夕阳收敛起最后一缕光芒,流光溢彩的华灯将世界再次点亮,我把披散在肩头的长发扎成一束马尾,然后起身去厨房为自己煮一碗热汤面,抚慰彼时和心脏同样空洞的肚子。和你异地的这三年来,我唯一学会的事情,便是好好爱自己,所以,即便失恋却也要好好吃饭。

我捧着碗小心翼翼地夹起一根面条送到嘴里,一股热气忽然涌入我的眼睛,眼泪便终于大颗大颗地落下来。高山,我还是爱你的,只不过,相对于爱你这件事,我好像学会了更爱自己。恋爱四年,异地三年,仅仅一年的相处时光却让我心甘情愿地用整整三年的美好青春等你,不是因为没有更好的选择,只是因为我爱你。而最终拆散我们的,并不是北京与深圳之间2158公里的距离,而是两颗渐行渐远愈发陌生的心;我耿耿于怀的,也不是孤独与寂寞,而是我根本就望不到这孤独与寂寞的尽头。三年里,即便我好像拥有你,也好像拥有爱,可是幸福和温暖予我而言却始终是鞭长莫及。所以,最终,我打电话给你,提出了分手。而你,在电话的那端沉默了许久,终究还是以“可以”二字结束了我们的对话,也结束了整整四年的感情。我猜想,或许你也还是爱我的,只是我们的爱情,最终还是败给了生活。

后来,我也常常在想,四年前的我们如果知道结局终将是分离,还会不会爱得那样不遗余力。回想那时的自己,感到欣慰的同时却又带着怜悯;回想那时的你,重温幸福的同时却又夹杂苦涩。那一年,我们大四,即便对未来有些迷茫和惶恐,但对生活还是充满着激情与憧憬,相信有志者事竟成,也相信爱着的人终将花好月圆。

第一次见你是在为李航师哥毕业饯行的聚会上。师哥比我们大一届,即将离开北京奔赴一座他完全陌生的西南城市工作生活。他说,可观的薪资待遇和发展前景是他选择那里的原因,而做出这样的选择,其实也是选择了未知与孤独,他可以预感到,在至少一年的时间里,他都将一个人徜徉在完全陌生的城市里、穿梭在完全陌生的人群中,仰头望着陌生的天空,独自怀念。所以那一天,他要把四年里最重要的人们聚到一起,让他将四年的过往一次留恋个够。我和师哥同乡,亦是他的直系师妹,叫林然,学管理的,黑色长发,穿着纯白色的连衣裙;你是师哥在学生会最得力的助手,而后来也理所应当地接替了他的位置,叫高山,学金融的,高高瘦瘦,穿着深蓝色的衬衫 —— 这,或许就是我们对彼此的第一印象。

那一天,每个人都喝了很多酒,或是为了李航,或是为了自己,或者,仅仅是被这厚重的离愁别恨所感染。我也喝得微醺,朦朦胧胧、模模糊糊,只记得,后来我好像是哭了,只记得,你揽着我的肩膀对师哥说“以后林然由我照顾”。你的肩膀很踏实,给我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第二天清晨醒来时天已经大亮,刺眼的光茫透过宿舍的窗子洒落一地,我惺忪地揉着眼睛,昨夜的事情竟只记得一星半点的片段。室友打趣着问我昨夜送我回来的那个高高帅帅的男生是谁,我想了很久竟然没有些许印象,然后枕边的手机便嗡嗡地震动起来。陌生的号码,好听的声音,你说“林然,你好,睡醒了么,我是高山。不好意思,没经过你同意就问了李航师哥你的电话号码。如果方便就下来吧,我在你的宿舍楼下,怕你今早酒醒后不舒服,特地为你买了清淡的白粥。”我跑到窗口向下看,你的身影被阳光镀上一层温和的光芒,给我一种无比熟悉的幸福错觉,好像你就应该站在那里,站成一道最美丽的风景,守望着我。即便,你我还只是见过一面的陌生人。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你至今都不知道,初识的日子里,我对你的情愫有多么复杂。忍不住想无限地靠近你,却又不敢轻易地接受你;我贪恋着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钟,却怕你说出要在一起的告白。因为,我怕我们终究逃不出毕业就分手的宿命。可是最终,感性还是战胜了理性,当爱情袭来,我已然溃不成军。我想,喜欢你的这颗种子早已从见面第一天开始便植入我的心脏,然后在时光的灌溉下生根发芽,在你温柔的照料下茁壮成长。认识的第56天,你在我的宿舍楼下摆满蜡烛,你对我说“我爱你,我们在一起吧”,围观的同学起哄欢呼,我涨红了脸颊轻轻点头,你笑着拥我入怀,那一刻,是我青春里最温暖而幸福的时刻。你知道吗,我多么希望时光可以永远定格在那段简单而纯粹的岁月里,平淡却美好,每天清晨你都会准时出现在宿舍楼下,我们一起在食堂吃早饭,一起乘地铁去实习,你把我送到阜成门下车,然后再坐回宣武门上班,利用工作时每一个细碎的空暇时间偷偷摸摸给我发信息。每天傍晚我们都会绕着校园散步聊天,你总是安静地听我唠唠叨叨,你温和的声音和柔软的眼神总能抚平我所有的浮躁与疲惫。我们的爱情从来没有轰轰烈烈,但却像微风、像阳光、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不可或缺。

那时的我真的傻傻地以为,我们可以永远这样云淡风轻地走下去,相互陪伴、彼此依偎,不管沧海桑田、斗转星移。直到毕业的那天夜里,你对我说,你要选择深圳的一家公司,因为那份工作能够给你最广阔的天空和最快速的成功途径。我望着你的眼睛,头脑中一片空白。那时我已经签好了北京的工作,虽然你从未对我明确过你毕业后的去向,但每每我问起你,你都会在字里行间表露出你会留在北京的意向,所以我理所应当地觉得,你不会走。我呆呆地望着你,我看到你眼中复杂的神情,我理解你心中交错的情绪。你从来都不是一个甘于平庸的人,你心中住着雄狮、住着猛虎,住着骄傲的理想和伟大的抱负,一直以来,我就是爱这样的你,可是那一天,我却开始质疑是否应该爱这样的你。你还是像过去那样温柔地揉揉我的头发,然后轻轻抱紧我,低头吻我的额头。你说,你只去一年多的时间,只要得到你想要的位置,便会要求公司把你调回北京。如今想来,这样的空洞的承诺其实是多么缺少说服力,可当时幼稚的我,却偏偏宁愿相信。你问我愿意等你么,我仰头凝视你认真的脸庞,说,我愿意。

可是这样一等,便是三年。每次问你何时回来,你都说,再等等。整整三年,你从未给过我依靠和庇护,而我,终于成长成了自己的盔甲和城池。初入社会时的青涩渐渐褪去,对你的依赖和信任也逐渐消耗殆尽。初入职场时第一次被领导斥责,下班后我哭着拨通你的号码想向你寻求安慰,你却应付着说“宝贝,我在忙,忙完给你回电话”,我握着手机蜷缩在沙发上等了你一夜的电话,却终究没有任何回复,第二天只好顶着红肿的眼睛和浓浓的黑眼圈去上班。后来工作渐入佳境,很得领导的赏识,却遭受同事的排挤打压,我向你诉苦抱怨,你只是冷漠回复,说你很累不想再听到这些负能量的信息,我语塞,突然觉得生活只是我一个人的战斗,而我站在枪林弹雨中孤立无援。母亲生病入院时,我和父亲轮番照料,沉重的工作本就将我压地无法呼吸,而对母亲的担忧和对生活的惶恐更让我紧绷的精神脆弱如一张薄纸,我多希望你能出现在我的身边,哪怕仅仅是借我一个暂时依靠的肩膀,可是,即便是这样的请求你都没有满足。

异地这三年,你唯一教会我的事情,就是好好爱自己。我执着着自己的执着,坚定着自己的坚定,独自面对所有的挫败与磨难,把所有的辛酸和苦涩照单全收,我更加坚强也更加清醒,更有主见也更加果敢。即便还是常常会在高楼大厦间感到孤独迷茫,还是常常会在夜深人静时独自伤感落泪,但如今我已经学会舔舐伤口、自我治愈,已经不再把所有的痛痒都夸张成灾难,我在努力做一个温暖的人,即便没有你的拥抱,我也不会觉得孤冷。三年的异地,三年的努力,三年的成长,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感动你,但我确定,我真的感动了自己。

高山,我还是爱你的。当我说出分手的那一瞬间,我还是会骤然心痛;当你说出可以的那一刹那,我还是感觉内心有一个角落瞬间崩塌。你教会我如何爱你,可是生活教会我如何爱自己。我爱你,可是我已经学会了更爱自己。我不再等你了,我还好,希望,你也是。

时光是漫溯的河流,爱情与生活有时竟会残忍地生生站成彼此对立的左右两岸,我们在现实的波涛中载沉载浮。终究有一天,成长让我们学会取舍与决断,择一岸而栖息,才不至于在这波涛汹涌中溃不成军。很多时候,不是不爱了,只是,选择了生活。

发表一个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