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

×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一直保持!

扫码支持
请土豪扫码随意打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有你的支持,我们会一直坚持

Pay Me

连续的下雨天刚见转晴的迹象,寒风却带着一场又一场连绵的雨停在这座城市。好似上海的天气总是少不了风,无论是晴天还是雨天,抑或是下雪天,都免不了那烈烈的风。
雨下着,风很大,行人撑着伞挡在身前迎着风一步一步用力走着,躲在伞后的身子蜷缩着,大衣的领子高高竖着,路边驶过的汽车偶尔溅起高高的水花向路人甩去,引来一些斥骂。在这漫天的雨水里,车辆飞驰,脚步匆匆。
街头人来人往,那些面孔在我面前一闪而过,我站在路边,看着这倾泻而下的雨水,不知,这雨里,有多少人的情愫。
犹记得很多年前的一个下雨天,一个人走在街头,明明下着雨却不打伞,仰着头任雨水打在脸上,感受那般冰冷,凄凄惨惨的为当时与男友分手而心伤。想着他所有的好,想着他所有的不好,想着两个人一起走过的日子,一起打过球,一起玩过游戏,一起爬过山,牵过他的手,吻过他的唇,抱过他的腰,坐过他的单车,为他流泪,为他伤心,也为他心碎。
那年,我十八。
十八是个很美好的数字。十八岁如拉美草原一样遍地开着未名的花儿,香气弥漫却又无处可寻,如高原夏日的夜晚,好似整个银河的星都倒灌进了那片夜空一样,震撼壮观却只能回忆,如那一场场突如其来的风,呼唤起土地上大片大片的青稞,蜿蜒着涌向未知的远方,席卷而来,抽身而去。
那年,我十八。十八岁的时候以为爱情是我的全部,以为没了他我就失去了全世界,以为离开他我再也不会爱上别人。
三年前的一个下雨天,高原的八月竟是天寒地冻,我一个人骑着车子环青海湖,我穿上了携带的所有衣服,披着雨衣踩着车在环湖公路上,雨水像冰块一样砸在我的脸上,硬生生的疼,手脚早已冻的麻木。没有路人,没有旅店,只有那望不见尽头的油菜花田。
我弄丢了我的MP3。那里面有我重复听了无数遍的卡农专辑,还有我极其珍视的从母带上拷贝来的藏族原声歌曲。原本不是这样的,我不过是想为我的软弱找些理由,我停下车,坐在路边,靠着一块公路石碑大哭。雨是冷的,泪是热的,眼前是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地,灰色的云层和着望不见尽头的青海湖静静的落着泪。
那样的冷意,像是钻进了骨髓里,好似是一种孤独,一种无望,一种触摸不到的悲伤。
那时的情深意切,早已幻化成了年少时的一场梦,记不清那人的面孔,想不起那些缠绵镜头,彼时的伤春悲秋,不过是自我哀怜的一种无病呻吟,不记得那种心情,忘记了那般情愫,倘若有个理由能解释,那便是还不懂得生活。
如今看来,没有爱情不会死,孤独 不会死,一个人也不会死,无论这世上有多少人离开你,你也不会死,无论这孤独是有多伤人,你都不会死。你不过是,感觉生不如死,到最后,都不会死。在许多城市间流荡,辗转,寻找,停留,多少困难,多少误解,多少疼痛,多少迷惘,我只记得,这世间,除了生死,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只有生死,你无法掌控,而生活的舵,在你手中。
此时的天空落着雨,大风掀起伞往后拖着,脚下的积水时不时泼洒了一鞋子的湿意,我走在街头,这雨天,路再烂,迎着风也得走着。

1 条评论

发表一个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