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jK0IXU7OtnhHBfKle-is6ej4ehV

时光太瘦,我们食言而肥

招募帖
13
Dec
Join YueTing FM Aive 悦听有声,旨在给每一个阅读爱好者提供一条收听有声文字的途径,为每一个播音爱好者提供一个学习和展示的平台,同时也欢迎更多的主播加入我们。我们热爱有质量的阅读,我们同样热爱播音,我们认为阅读可以像听歌一样简单方便。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些志同道合的伙伴,欢迎每位有兴趣及有特长的朋友加入我们。联系邮箱 nj@weknow.cn

我们好像手牵手一起走,最后却都走散了;我们好像相互拥抱,相互取暖,最后却都只能自己低头看四季的演绎;我们好像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时光,而最后,我们终究是明白,时光太瘦,我们食言而肥。

——题记
(一)
他要结婚了。
站在他身边说“我愿意”的那个人不是我。
他曾经说喜欢我。
他说喜欢我,我站在夏日风吹过的那个山丘,遥望远处的狗尾巴草,将要随风远行的蒲公英,野花丛里翩迁起舞的蝴蝶,还有近在眼前笑着看着我的他。那时候,我以为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永远。只是终究是年少轻狂,我以为找到了王子,王子却只是路过我,寻找他的公主。
后来,我换下了我的糖果外衣,脱掉了帆布鞋,留长了发。而他的白衬衫也开始泛黄,嘴里不时轻吐人间的味道,耳鬓胡渣丛生,抚摸上去细密的疼痛,像来不及处理的野草,春风吹又生。我们都在岁月的河流里,一路被冲刷洗礼,我们也都被时光的磨石磨去了棱角,变得比以前温顺,变得妥协也变得世故。
我们不断行走,越来越懂得爱,只是到头来,爱的都不是同一个。

如今,他西装笔挺站在她的身边。她一袭洁白的婚纱微笑朝他说“我愿意”。他们相视一笑,一眼万年。我躲在礼堂的角落里,看他们交换对戒,看他们亲密拥吻,听他们许下一生,听礼堂响起掌声。眼睛生涩,却没有眼泪,心里泛起涟漪,却不再责怪。只是曾经,他也牵着我的手,说要一辈子;只是曾经,我也看着他,看着四季变换,说着我愿意。那时候头顶的蓝天白云,身边的野花野草,飞鸟虫蚁都可以作证。那时候就算没有沉甸甸的钻戒,两颗心也一样紧紧相依。只是现在想来,会不会所有的惺惺相惜都只是一场误会,所有的一往情深都只是一场海市蜃楼。

他们欢呼着向他们洒礼花,我仿佛看到满天流星在白天里坠落,就像曾经我们向流星许过的愿望,在这一刻也终于尘埃落定。他们因为那个谁接到捧花而兴高采烈,他们因为那个谁的祝福哄堂大笑,他们因为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流泪。
礼堂外还是那片寂静的天空。天有些蓝,云有些浅随风移动,小鸟在树梢上停靠,树叶飘落,不远处礼车已经消失不见,一地的花瓣随风打圈。

(二)
我喜欢过年少的他,纯粹,永远对生活充满活力。就算站在小学破旧画满涂鸦的矮墙里面,他仿佛也能从那片小天地寻找属于他丰富多彩的世界。我爱看他站在那里,就算身边满是荒芜,杂草丛生,他就站在那里,头顶是阳光,是蓝天,他笑着,张开双手,像翅膀一样,就快要飞起来了。仿佛我闭一闭眼睛,再睁开眼,他就不在眼前了,他就飞走了。
那些时候我总是做梦,梦见不管怎么想都想不起来的梦。醒来的时候,有时不开心,有时又情不自禁的开心。那时候他在身边,我总会把这样的梦告诉他,他大多数时候只是静静地听,我就看着他的侧脸,没有高挺的鼻梁,没有长长的睫毛,紧抿着的薄唇,以及深锁的眉。那时候竟觉得那样子的他是那么的好看,就算不笑,就算本身并没有很好看。
那时候,我是那么的喜欢他,而他也是喜欢我的吧。我们一起有梦,我们一起说梦,我们一起计划未来。那时候的美好,是我觉得的全世界之最。我们唯一的烦恼是时光怎么不再走快一些,再走快一些我们才能有足够的能力去完成我们的梦。
是啊,那时候,我们总是责怪时光走太慢了,太慢了,再怎么走还是太慢了。我们没有坚硬的翅膀,我们没有有力的双腿,我们没有厚实的双手,所以我们只能拥抱着,诉说着那些未完成的梦,未完成的冒险。只是后来,时光真的越走越快了,更快了,我们却开始背对背,看不清彼此的往前走,偶尔牵手,偶尔不牵手,有的时候相爱,有的时候不爱,哭的时候大多数,笑的时候屈指可数。我们相互埋怨,我们相互责怪,我们怪彼此,怪时光,怪爱情,我们承受现实,忍受伤害,我们开始歇斯底里,体无完肤。
最后,我们说了再见,然后再也没有遇见。

(三)
离开的那天,他就在我的眼前收拾他的行李。他把所有我给他买的东西都井然有序的放在了床头,从毛衣到围巾,从围巾到帽子到袜子到被子到手机吊坠。他都还给了我。
我站在一边看着他,我说:“你可以带走,你一定用得上。”
他没有看我,只是叹了口气说:“不用了,用不上了。”
用不上了。
我想问他,是不是连同我对他的喜欢都用不上了。可是我还是没有问,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打包完所有的行李,然后看了看我,说了再见,就走了。他决绝的拉开了门,没有停顿,没有迟疑,拉着行李箱就走出去了。我一直在后面看着他,我想哭,可是却没有哭。我想起很久以前他穿着天蓝色的校服站在楼梯口朝我伸出手,我笑着把我的手伸向他,顷刻间,他便紧紧的握住。那时候我以为那就是一辈子,那就是永远。只是怎么都没有想到,最后我只能看着他的背影,让他离开,没有挽留。
我记得那天是阴天,乌云黑压压的一片片厚厚的堆积着,我已经就快要下雨了,我还想着你没有伞,可是等了很久都没有下雨,我想,你不需要伞。

我给你一颗糖,我们就和好,好不好。
我多么想这么对他说,在他离开的时候。可是我没有,我知道我们面对的现实,不是可以用一颗糖去交换的。就像现在我们都拥有嘴巴,却不再用它来说话;我们都拥有眼睛,却不再用它来寻找;我们都拥有一颗心,却不再用它来感受。
之后,我听说你出国了。然后我便一直等,等一张漂洋过海来自他的明信片,等到我以为,就此,了无音讯。
我知道的岁月,即慷慨又吝啬,我怕它让我记得,又怕它让我忘记。我怕它让我不断怀念,又怕它逼我让伤口痊愈。我等了很久很久,久到记忆开始泛黄,久到你开始在时光不规则的隧道里渐渐逝去。我以为就是这样了,就是这样了。也没什么,于你之后,我也重新爱过了几个人,他们都很好,没有他的影子,他们没有白衬衫,他们也比他好看,我和他们之间也有梦,也计划未来。只是后来怎么又无疾而终了,我也没有办法一开始就预料。
我后来想,遇见和离开是同一件事情,只不是一个是出现在开始,一个是出现在结束。

而很久之后我终于知道,他说的光年,原来是长度单位。
在偶然惊醒的夜里,万籁寂静,我开始在微弱的灯光里,思念你。就让我,请让我说一个小谎。
其实,我很好。

我们曾经都喜欢从门缝里看时光,所以时光就太瘦了,早已穿过门缝,把我们都带走了。

(三)
再一次见到他,是在他的婚礼上,这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从来没有。
收到他要结婚短讯的时候,我正在过马路。我看了看短讯,习惯性的抬头望了望天空。我忘记我当时看到了什么。可能是漂浮着的像棉花糖那般的云朵,可能是刚好飞过的小鸟,然后可能是一大片一大片的蓝,深蓝或是浅蓝。可能,可能还有飞机经过时留下的淡淡的不可见的或深深的飞机的痕迹。可能,可能还有我渐渐模糊的双眼下起了雨。

他要结婚了啊。
就在我快要忘记他的时候,我不相信,有些不想相信,可是却不得不相信。
他的婚礼还会不会和之前说的一样,我不知道。我想了很久,好想也忘记了曾经我和他说过要有怎样的婚礼了,我真的都忘记了。

我现在看着他笑着,我突然想哭。
那样的笑,再也不是因为我;我张了张口,想起记忆中的那句“我愿意”,却怎么都说不出口;我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的时候,礼车已经不见了,他和她在里面,我和他只能在记忆里。
幸福吧。
就算那样的幸福再也不是曾经我想要给你的那一种。
幸福吧。
就算那句“我愿意”只能随秋末的落叶坠落土里,了无声息。

他曾说过,笑也是一天,哭也是一天。只是后来的我,没有哭,也没有笑,只是选择了沉默。

时光终究是太瘦了,不经意间便从指缝间溜走了;时光太瘦,眼睛眨一眨,就从睫毛里穿过去了;时光太瘦,风一吹,树叶一动,就从叶的碎片里跳过去了。
时光太瘦了,我们食言而肥,但如果彼此各自能幸福,那就都值得被原谅了。

发表一个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