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af256be7cc4ca1345eb8ff6fa69ce05

为何你睡前总留着一盏灯

×

感谢您的支持,我们会一直保持!

扫码支持
请土豪扫码随意打赏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有你的支持,我们会一直坚持

Pay Me

陈先生问我“你最近有想起我吗?”
我诚实回答“有过。”
“什么时候?”
“早晨起床,开着水龙头的时候,还有刷牙的时候,我总想起你来。”
“为什么不告诉我?”
“没有任何意义,当初爱的多浓烈,最后到哪里都不过是一个你一个我。何况,很多感情我们都自以为深切,实际上,那只是表象,假若感情成为利益的绊脚石,前者肯定会成为后者的垫脚石。”
“你从未给过我选择的余地,你也从未因为我的温柔和爱护而留下来。那么多的曾经都换不回你回头看看我。”
“我已经不知道如何回头走了,就如早晨刷牙,牙龈出血一样,我只能用凉水不停的漱口。如同,我对你只能越走越远,不可依赖。”
“我们说好过,冬天去滑雪,夏天潜水看大海,你都忘记了,我却一直记得。”
“年少时觉得美得多半梦幻,总以为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不喜欢爱的人没安全感,抗拒一切不在一起的因素。可是我们都忘记了,不愿意去理解。”
“我给你解释,你可否听过。你停一停,好不好,等等我。你是这一生我相伴着走的伴侣,也是我想给最多温暖的伴侣,让我带着你慢慢走好不好。”

所谓深情,只不过是自以为是的海市蜃楼。
所谓专情,也只不过是没有遇到令你值得移情的那一人。
这个世间唯一能够永垂不朽的事情恐怕只有生死,而爱情不在其中。
 
我曾经的的确确有那么难过的时候,会哭,会不舍,一想到有那么一个人从此与我无关,我就觉得心痛的要死,为什么偏偏那个人会是你,我想不到,我们分开后的模样。可是我们还是要各自面无表情的转身。
我甚至在很多细节里想起你来,比如吃饭的时候,透过对面的人恍惚的想起你来,想起你的眉眼,想起你坐在我对面的模样。在电影院看电影时会习惯性的向右看,准备说说话,可是一转头看的不是你。你看,这些小细节都是离开过后,才知道原来真难忘。
  
你也在深夜喝醉酒的时候给我电话,我默默的听着,我怕自己一不小心泄露心事,怕醉酒的你醒来后就忘记,你也只能在醒酒后发来信息说好多歉意的话语,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们不再像个孩子一样,大声哭闹,而是像个像样的大人知道如何避免尴尬。
我也会偶尔在失眠的夜里给你电话,说说心事,你也是唯一可配得上我愿意说心事的人。深夜的话语都是柔软的,没有白天的尖利与思量,而是温柔妥帖的,与你说起还像我们还在一起。你还是那样耐心的安慰我,给我指引,你可知道,我把你当成习惯,远比忘记喜欢你更难。

离开的时候,你从W城来看我,饭桌上我们仍旧不提起再见的话题,向过往一样,说说共同的朋友,然后我再送你离开,你在车站拥抱着我,什么都没说。在你已经回到W城我收到你的短信“看你依旧如此倔强,我多不忍心要你留下来。我才勇敢的答应你做个好朋友,你可知道,我不愿意像个密友一样天天对着笑,而无法变得更重要。”

“我不愿意看你像个刺猬一样把自己弄伤,冬天那么冷,我随时做好了给你勇敢的准备。你要记得,我随时都在。”

你也一定不知道,在那么多的日子里,我还是想回到你身边,也多想从此后爱过的人都是你,可是连喜欢都那么艰难,所有的尝试都在失败。我们两个人相互依赖太久太久。与你见面的那一天,你一定不知道,走在路上和你打电话说一起吃个“分手饭”,一个人哭得像个傻瓜。你也别问我,为何那么倔强,爱情里将就的人那么多,不差我一个。可是,我也只愿寻一个和我一样相信爱情,专情的人,可依赖,可信任,可陪伴。

我甚至曾以为情到深处不易离弃,也以为握在一起的手不会轻易脱离,但事实上,我们终究还是要学会放手,将想法更改。 
包括当初认定的不离不弃,诺言只是胸口的莲花,又要如何将它们放在心口,太沉重了,你我都走不远。

短暂的失落过后,日子还是照样过,思念与伤心并不能够淹没自我,更没有埋没生活。一切照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偶尔聚会,喝酒划拳,觥筹交错,旅行度假,到处行走。原本以为的不可代替与不可磨灭竟是如此的不重要。美食美酒与美景瞬间便将那些不堪冲淡了。
对于当初那几年里以全部身心去交付了的这一人,就这样轻易划在了过去的圈子里,但那一人真的就在回忆里渐渐蒙尘。
见过很多人,在失恋的伤痛中走不出来,事实上,并非是自己有多难过,也并非是对方有多无情,那些不肯放手的人不过是败在自己的不甘心认输上,不甘心对方就这样轻易放开你的手。也不过是败在了那段荒芜的时光中。人性本就自私凉薄,若拿更好的来换,你势必会变得心甘情愿。

在时光的洪流中,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明白,很多时候不是不爱,而是太相爱而不得不分开,这是一种成全。

两个人在一起的基础,是持续的相互吸引。

“那一段感情,像一道门槛,藏在心中一直遗憾,后来再恋爱,难免像钟摆,比较着从前和现在,忘了时间会篡改,回忆着各种片段,要不要勇敢回头看一看。”

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一点一滴沦陷,没有任何敌得过时间,有谁抵挡得了被人细心呵护的温暖,连皱一下眉头都可被对方感知的在乎。可以为你等在风雨街头,亦可以领着你四处游走,你渐渐变得安心,是有着将手放在对方掌心闭着眼都安心的稳妥。

于是渐渐忘记心结,明明白白身陷,全部将自己交付出去。

你我不过是一个被爱情击中的病孩子,在绝望而又虚弱的时候,我有你,你有我在身边,你说的甘愿做那一剂拯救我的药丸。

而不管怎样,我们都告别了,不是么。
哪怕我的好多口味渐渐随了你,包括爱好。
你没有清记忆,还是保留了这些与那些,好的,或者,不好的。
如一道门槛,我以为自己跨过去了,可是根本没有,生活里处处都充斥着过去的回忆,你无可回避。

我们相互折磨了太久,久到我们忘记了彼此曾经那么相爱。
对呀,说起来,还是一个曾经,一个我们回不去的曾经。
我们不无惆怅的说。

我们在病中温习了曾经为爱疯狂的种种,终于放声哭出来。
我们在纠缠中练习了相互厮守的种种过场,最后笑着说了再见。
我们在任性中学会了爱一个人需要包容和信任,最后还是要学着去爱别人。
我们终于在固执中失去了对方,从此,我们不会像第一次爱着对方那样拼命,那样热情,那样肆无忌惮。我们懂得克制,懂得平淡,不再浓烈,也不再那样互相伤害,因为一次就足够。
等到某一个日子里,终于回到了生活,任是身边的人再妒忌,都不会有那样的心情那样的热情那样的动荡,撕裂的爱一次就足够伤筋动骨。
而我们,就这样吧,想念也好,还爱着也好,也只能到这里为止。
我们都终于不会再在爱中反复的练习失去一个人,挂念着一个人,想念着一个人。
以后的余生,我们都要学着去爱别人。或你。或我。不是你。不是我。

为何你睡前总留着一盏灯?
因为我爱着你,爱着这光明,爱着这昏黑的夜晚。
梦里,梦里都是你。

相关音乐

发表一个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